Menu
华为海思启示录:除了应用技术,我们还得掌握真正的底层技术
中国就是一只东方沉睡中的狮子,沉睡中的它并不可怕,一些苍蝇蚊子都敢上它脸上咬两口;一旦有一天这只狮子睡醒了,它将震惊世界。
 
二百年前,阿美士德访问清朝后想用战争敲开清国的大门,拿破仑对他说了上面这段话。
 
随后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,鸦片战争、中日战争、八国联军侵华都证明这头狮子未醒,但是当我们把目光再看得长远一些,拿破仑的预言开始渐渐得到印证。
 
昨日,标榜自由公平的美国将华为列入“实体名单”——清单上的企业或个人购买或通过转让需要获得美国技术有关许可,而美国大概率会因为“危害国家安全”等理由拒绝颁发许可。
 
 
举个例子,如果华为是一个摊煎饼的,那么华为可能要去隔壁村(美国)买鸡蛋,然后回来自己加工,再将煎饼卖给消费者,但是美国仗着自己掌握孵鸡蛋的核心科技,从此不卖给华为鸡蛋了,想要遏制华为的发展。
 
不过好在,华为从十年前就开始自己搭建“养鸡场”,即使你不卖给我鸡蛋,我也想办法自给自足。
 
5月17日凌晨,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发表致员工的一封信表示:“多年前,还是云淡风轻的季节,公司做出了极限生存的假设,预计有一天,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,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……今天,是历史的选择,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,一夜之间全部转‘正’……为实现这一理想, 不仅要保持开放创新,更要实现科技自立!”
 
从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的公开信中,我们可以看出华为强烈的忧患意识,也因此早早做好了深挖洞广积粮的准备。
 
华为海思十年磨一剑
 
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是一个非常有前瞻性的企业家,在本世纪初的时候,他就认识到了芯片是企业的命脉,并于2004年10月,在ASIC设计中心的基础上,主导成立了深圳市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,也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华为海思。
 
 
华为创始人 任正非
创立海思时,任正非对海思老大何庭波表示:“我每年给你4亿美元的研发费用,给你2万人,一定要站起来,适当减少对美国的依赖。芯片暂时没有用,也还是要继续做下去,这是公司的战略旗帜,不能动掉的。”
 
五年后,也就是2009年,经过了艰苦的钻研,海思终于推出了第一款智能手机芯片——K3V1,遗憾的是,由于产品缺陷的原因,这颗处理器并没有走向市场。
 
2012年,随着华为智能终端的成立,海思继而推出了四核手机处理器芯片k3v2,这颗处理器搭载了华为Ascend D系列上,不过由于发热严重,性能不足,搭载这颗处理器的华为Ascend D系列并没有在市场上赢得消费者的喜爱。
 
熟悉电子科技的朋友都知道摩尔定律——18个月会将芯片的性能提高一倍。
 
 
华为P6
直接从高通那里拿成熟芯片的安卓厂商每过几个月就飙参数、飙处理器,而华为从2012年开始的P系列、Mate系列,一直到P6都在用k3v2,也不怪网友嘲笑华为“海思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”。
 
这时候的任正非是十分纠结的——从2004年就开始做,都8年了,抗战都能打完了,我们的芯片长征路到底还要不要继续。
 
万幸的是,任正非和华为都坚持了下来。
 
2013年,搭载海思麒麟910的华为P6 S问世,这款手机不论是性能还是功耗都追上了市面上的主流水准——换句话说,起码不难用了。
 
随后,海思麒麟芯片逐渐步入正轨,一直到去年的麒麟980问世,不论是NPU还是GPU,都可以和行业的翘楚高通骁龙855掰掰手腕,达到了旗舰水准。
 
除了手机处理器,海思半导体也处于国内芯片的翘楚地位,无线网络、固网、数字媒体等多个领域均能见到海思半导体,并且海思半导体还出口了1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 十年间,华为在无线芯片上的投入累计超过10亿美元。2018年,海思一举超越AMD,跻身全球前五大芯片设计公司行列。
 
看到这儿,相信大家已经十分清楚为什么面对咄咄逼人的美国“实体名单”,华为表现得如此从容,因为华为的“养鸡场”已经完全可以可以孵化出符合世界标准的鸡蛋(产品)。
 
除了应用,底层技术我们也得加油
 
在抓住移动互联网的机遇狂奔了十年后,中国企业为我们带来了网购、高铁、移动支付、共享单车等等让外国人羡慕不已的便利性生活方式。
 
 
不过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去年的“未来论坛深圳峰会”上却表示:“我们所处的互联网行业,虽然现在讲‘新四大发明’,讲移动支付在全球领先,但实际上这还都只是科技应用,回归到基础科学研究来说,整个中国其实基础还是非常薄弱……移动支付再先进,没有手机终端,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,竞争起来的话,你的实力也不够。”
 
我们的移动支付、扫码连接做的再出色,还是运行在Android系统上,一旦Android系统收费或限制使用,将会给整个行业带来一次震荡。
 
之所以我们在应用层面建设方面做得出色,是因为利益都聚焦于此,而基础研究投入大、风险高、短期内很难见到成果,因此很多公司往往都缺乏像华为那种深耕的决心和忧患意识。
 
所以,当美国的实体名单出台后,我们更应该深刻认识到自身的不足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加强底层芯片和操作系统的研究与发展。
 

 

因此,当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华为为海思所做的努力,就会发现,华为在一条自立自强的康庄大道上奋发前行,即使前路再漫长曲折,也会不遗余力地走下去,因为羽化成蝶的过程必定是痛苦和挣扎的,而坚持则意味着一切。